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教育新闻
“天问一号”的航天“女帅”为何三次落泪?
发布时间:2021-03-19        
 

2020年12月17日,嫦娥五号圆满完成我国首次地外天体采样返回任务,携带珍贵的月壤样品,成功返回地球。

那是中国航天第一次触及月面,虽然工程目标圆满完成,但玉兔一号为什么走不远?张玉花和团队成员,一遍又一遍分析原因、检查失误。短短几天,她就急得满嘴生泡,嗓子一下子全哑了。

“工作上,花总雷厉风行、敢于决策、要求严格,对技术问题一追到底。但她又是一位有共情心、有亲和力的领导,深知一项技术方案的背后,包含了无数的心血和努力。”唐洁说。

为玉兔一号在月球上被石块磕伤

人杰地灵的浙江湖州,人才辈出。在中国航天界,有一位敢想敢干、善作善成的“嫦娥”,来自于湖州。她就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科技委常委、我国探月工程三期探测器系统副总指挥、“天问一号”探测器副总指挥张玉花。

“圆魄上寒空,皆言四海同。”1968年中秋节,张玉花在湖州出生,小名唤作“秋月”。

打翻身仗的机会终于来了。2018年12月8日,嫦娥四号成功发射升空;2019年1月3日,在月球背面预选区着陆,玉兔二号完成与嫦娥四号着陆器的分离,驶抵月球背面,首次实现了在月球背面着陆。

嫦娥五号由轨道器、着陆器、上升器、返回器组成。其中,轨道器承担了地月往返运输、月球轨道交会对接、样品容器转移等重任,是目前最复杂的空间飞行器之一,在轨共有5次分离、6种组合体状态,并成功在月球轨道进行了自动交会对接,这在人类航天史上尚属首次。

“谁说女子不如男,一定要干出个样子证明自己!”刚刚踏足航天领域的张玉花,暗下决心。此后,她作为主要成员,参与了我国载人航天工程测控通信分系统论证工作,他们设计的地基、海基测控网方案技术,继承性强、可实现性高,在实际工程中得到应用。载人航天工程启动后,她又作为主要人员参加了载人飞船电源分系统的研制工作,并作为电源分系统主要设计人员荣获国防科技进步二等奖。

本组照片均为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张建松摄

一切都从零开始。张玉花从载人航天领域,勇敢地转向陌生的探月领域。她不断学习,同时带领团队,逐步确立多个分系统的关键技术方向,形成以博士、硕士为主的研发团队,并建立了月面环境实验室、视觉环境实验室。

第二次落泪:

“当召集大家开会的时候,我还能理智地分析问题、检查原因,但回到宿舍,一个人忍不住大哭了一场:如果能设计更多的冗余方案,如果能指挥地面操作人员慢一点,如果……但往事已不可追,只能重新出发。”

2008年,我国探月工程二期正式立项,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在探月工程二期和嫦娥三号任务中,争取到了五个半分系统的研制任务。张玉花再次被委以重任,挑起大梁,担任探月工程副总设计师、副总指挥,带领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嫦娥团队踏上了探月征程。

“我印象最深的第一次落泪,是在1999年11月20日,神舟一号飞船发射成功后,大家一起举杯庆祝。想起这多年来克服的困难、攻克的技术难关……当喝下第一杯庆功酒时,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张玉花说。

憋着一口气,张玉花下决心要让玉兔二号走得更远。她带领团队优化设计,专门从吉林运来火山灰模拟月壤,当月球车走在火山灰上,整个试验场都弥漫着灰尘,吸入体内或粘在皮肤上会造成刺激。为避免扬起灰尘,夏天试验场不能开空调,室内温度达到40多摄氏度。张玉花和试验人员只能戴着口罩,穿着雨衣、雨鞋,大汗淋漓地做试验。

5年时间里,证明再证明,检测再检测。张玉花告诉团队,如果不想再次流下失败的泪水,就必须洒下更多辛劳的汗水。嫦娥四号移动分系统在“探测器总体组”和“着陆与安全分离组”两项独立评估过程中,张玉花带领团队共完成了12类共144项试验。

2013年12月1日,嫦娥三号成功发射,玉兔一号月球车于2013年12月15日成功实现我国首次在月球表面的巡视勘察工作。然而,2014年初,玉兔一号月球车在行进时被石块磕伤,行程终止在了114.8米。

一头短发、干练飒爽、知性隽秀的张玉花,既有江南“灵性”,更有航天“理性”。这位在中秋节出生的“嫦娥”,30多年来,几乎全身心投入到中国航天事业,追梦星空、广袖善舞。从载人航天,到探月工程,再到火星探测,她的每一次跨越,都是中国航天发展的生动见证。回顾无数个攻坚克难的日日夜夜,张玉花难忘的是三次落泪。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如今,正在月球背面执行任务的玉兔二号不负众望,八旬夫妇丢病例 电车司机帮拾回,一切正常。截至2021年1月20日,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分别完成第26月昼工作,已在月面工作749个地球日,累计行驶里程628.47米。

“人类不会永远躺在地球摇篮上,为了自己的求知欲、为了拓展人类的生存空间,我们将会走得更远,到别的行星,甚至到别的恒星系。再苦再累,只要坚持往前跑,总会逐渐接近自己的梦想,实现一个无悔的人生。”张玉花说。

随着小秋月逐渐长大,村里人发现,这女娃不仅懂事,还特别爱学习。从小就是学霸,初中担任了数理化三科课代表,还游刃有余。

1990年大学毕业后,张玉花进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805所工作。当年,航天工程师是清一色“理工男”,突然出现一位女性,科室领导都不知该给她派什么样的活。

张玉花当年的高考成绩,可以上国内最好大学。但懂事的她,考虑到家里负担重,填报了国防科技大学。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张玉花正在一个矿上挑泥巴,赚钱补贴家用。

嫦娥五号的轨道器和交会对接机构,也是由张玉花带队完成的。自从2009年探月工程三期展开立项论证,她和团队成员做了无数个方案,最终确定了“抱爪式对接机构”。月球轨道相对地球轨道有时延,时间走廊较小,环月轨道的交会对接任务需要在21秒内完成??1秒捕获、10秒校正、10秒锁紧,环节多、过程复杂,时效要求极高。

第三次落泪:

第一次落泪:

为神舟一号飞船庆功

我国正在进行的“天问一号”首次火星探测工程中,张玉花担任了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探测器系统副总指挥兼环绕器总指挥。环绕器不仅是地球到火星“行星际公路”上的飞行器,也是火星车与地球之间的中继通信卫星,还承担着环绕火星进行科学探测的任务。

2004年,探月工程立项的消息传来,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提出开展探月二期工程论证和研究。

从神舟一号立项到神舟七号任务圆满完成的15年间,张玉花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北京或酒泉出差。在母亲的影响下,女儿从小自强自立,小学一年级就能转两趟公交车独自去上学。

1992年,载人航天项目上马的那一年,张玉花刚刚生下女儿。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工作,她咬着牙狠狠心,将三四个月大的婴儿,送到了单位托儿所。

“人类不会永远躺在地球摇篮上,为了自己的求知欲、为了拓展人类的生存空间,我们将会走得更远,到别的行星,甚至到别的恒星系。再苦再累,只要坚持往前跑,总会逐渐接近自己的梦想,实现一个无悔的人生。”张玉花说。

1999年至2007年,张玉花作为805所载人航天行政负责人,通过严格的组织、指挥、保障,使得飞船电源分系统、推进舱及供配电工作,率先顺利转阶段、率先实现产品交付,带队顺利完成了神舟一号至神舟七号飞船的靶场试验与发射任务,为圆中华民族千年飞天梦作出了贡献。

“玉兔一号和玉兔二号就像我的两个女儿。如果有机会上月球,我一定先到月球正面看望玉兔一号,为她包扎一下伤口;再到月球背面看望玉兔二号,表扬她是好样的,嘱咐她要走得更远更长!”张玉花说。

回想起艰难的研制历程,嫦娥五号轨道器主任质量师唐洁印象最深的是,在月轨交会对接机构的一次技术讨论会上,一位技术人员坚持自己的技术方案,说到激动处,忍不住哭了起来。看到自己的手下委屈得哭了,作为负责人的张玉花,也忍不住陪着她一起当众落泪。

“在环绕器研制过程中,面对层出不穷的问题,花总都是乐观看待、稳妥处理、敢于担责,不让年轻人受一丁点委屈。在生活上,她更像大姐姐一样照顾着大家。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团队工作氛围既严肃紧张,又活泼愉快。”“天问一号”火星环绕器副总指挥褚英志说。

陪着受委屈的技术人员一起哭